草莓视频app香蕉丝瓜向日葵

   ps上一章重复了已经替换过来,大家刷新下就能看到。

   九月十六,是欣悦公主儿子小石头的满月宴。这个充满乡土气息的名字是老爷子取的,说贱名好养活。

   可能是因为欣悦公主只准备要石哥儿一个孩子,所以满月礼办得很热闹,京城数得上号的人家都请了。

   这日清舒正好休沐,所以就带着窈窈去了。喜宴办得很顺利,不过等喜宴结束将客人送走以后许氏找上了清舒。

   许氏直接说道“清舒,敬泽的弟弟昨日到了京城今日还来吃喜酒了。刚才公主府的大管家特意与我说了这事,我觉得敬泽可能要找我算账。”

   “清舒,我是不怕他找我算账了。只是祖父跟姑姑年岁那么大了,我不想他们知道这事,省得难受。”

   清舒直接问道“想让我做什么??”

   “我想请你先送了祖父跟姑姑先回去,然后再与他了了这事。”

   清舒想了下说道“这样,我让老师送了师公回去,然后与你们一起见敬泽与他那个弟弟。”

   “这是我们家的事,不好将你牵连进来。”

   清舒摇摇头道“老师的事就是我的事,我不能不管。”

   许氏闻言没再劝了。

   萌动少女狄贝贝展露动人风采

   清舒找了傅苒,与她说了这件事“老师,你先带了师公回去,我与大嫂会处理好这事?”

   在清舒的劝说下,傅苒找了个借口带傅老爷子回傅家。两人刚走一会,傅敬泽就带了一个跟他长相相似的年轻男子找了过来。

   傅敬泽进屋后就问了许氏,那神色非常不好“大嫂,你那日为何要唆使下人打傅伯父伯母。”

   虽傅老根跟陈氏是傅敬泽的亲生父母,但自过继以后他就以伯父伯父称呼两人。

   与傅敬泽长相相似的男子朝着许氏破口大骂“你这个贱妇,我今日要为我爹娘报仇。”

   说完就朝着许氏走过去作势要打她,不过被红姑给懒猪了。

   清舒冷冷地说道“红姑,将他拖出去绑起来,再将那张臭嘴堵住。”

   红姑很快就将那男子制住,然后将他往外拖。

   “二哥、二哥,你救我……”

   傅敬泽倒想求情,可看到清舒阴沉的脸色到嘴边的话给咽回去了。

   见傅敬泽不帮着他求情,傅三郎呜呜地叫着。可惜一直到拖出去被绑起来,傅敬泽也没出来制止。

   等人拖出去以后,傅敬泽看向许氏质问道“大嫂,还希望你能回答我刚才的问题。”

   傅敬泽回京以后并没追究此事,许氏还以为已经过去了,不过现在被问起她也不怕“那两人突然冲进家里来,蓬头垢面的下人又不知道他们的身份只以为是乞丐就教训了一顿。”

   傅敬泽冷着脸说道“大嫂,你说的这些瞎话哄谁呢?家里的门房人高马大,若是没认出他们怎么会放他们进去?分明是因为上次的是你怀恨在心趁机报复。”

   许氏反问道“三弟,你说的上次是什么事?”

   傅敬泽没接他这话,而是说道“大嫂,你可真够狠心的,不仅让下人打伤伯父伯母你还动手将傅伯父的腿给打折了。”

   话都说到这份上,许氏也不再装傻了“是,我是将那臭不要脸的腿给打折了?怎么,心疼了?”

   “大嫂,你怎么能这么做呢?”

   许氏冷哼一声道“哦,那两个臭不要脸日日跑到我家来闹,闹得姑姑跟老爷子气病了那时候你装死;他们将你大哥的脸抓破你也一声不吭;现在我教训他们一顿你就心疼了?”

   说完,她嘲讽道“也是,血脉浓于水,打了你亲爹亲娘自然心疼。我们们算什么,死了你眼睛也不眨巴一下。”

   傅敬泽没想到她还倒打一耙,当下气得脸都青了“大嫂,你讨厌他们拦着不让进门就是,为何要下这样的狠手?再如何他们两人也是上了年岁的人了。”

   许氏仰着头说道“我管他们多大年岁,敢打我夫君我就要打回去。”

   这话说得霸气。

   见众人都不说话,傅敬泽看向傅翰明道“大哥,我知道傅伯父伯母做得不对,但他们那么大年岁了大嫂这样也太过分了。大哥,这事你也该管一管了。”

   这事当初傅翰明也觉得许氏做得太鲁莽了,不看僧面看佛面,看在傅敬泽的份上也不该这么做。不过被傅敬泽这般说,他脸上也不好看“敬泽,你大嫂他……

   不等她说完,清舒就打断他的话问了傅敬泽问道“傅敬泽,你这是想认祖归宗吗?”

   这话一落傅翰明夫妻两人脸色大变,怎么就闹到认祖归宗上了。

   傅敬泽一时之间也没反应过来“师姐,你说什么?”

   清舒冷笑一声道“大嫂只是打了两个外人,要上门讨公道也得他们的儿女来。你要指责大嫂想让她给那两人赔礼道歉得先认祖归宗,这样才有立场来指责大嫂。”

   傅敬泽脸色一下白了。

   清舒淡淡地说道“这事老师曾经与我说过,他说你要认祖归宗不会拦着,不过必须在老爷子百年以后。你要现在就认祖归宗老爷子肯定受不住这个打击,看在老爷子疼了你这么多年的份上希望你能再多忍耐几年。”

   傅老爷子的身体很差,太医说好好养着还能再有两三年寿命,要没养好随时都会有性命危险。

   傅敬泽赶紧说道“师姐,我从没想过认祖归宗,我只是觉得……”

   清舒不耐烦听他解释,说道“既没准备认祖归宗那就更没什么说的。我还有事,就先回去了。”

   许氏跟傅翰明见状也跟着一起走了。

   这儿的事很快就传到欣悦公主的耳中,等傅敬泽回到主院她就笑着说道“怎么,被师姐骂了?”

   “没有。”

   骂一顿还好,这比骂还严重。

   傅敬泽说道“我就觉得大嫂打人不对,谁想师姐发那么大脾气还问我是不是要认祖归宗。我都不知道她为何会说这话。”

   欣悦公主说道“我觉得师姐说得很对啊!以你现在的身份,你有什么立场指责大嫂?”

   傅敬泽被噎了下。

   欣悦公主看了他一眼说道“想两家都好,结果两头都不得好。敬泽,两家必须选一家。要不你就维护祖父跟婆婆,与那边断了往来;要不你就认祖归宗,以后供养那一大家子。“

   傅敬泽从没想过认祖归宗。他就觉得傅老根陈氏过得太苦,想要让他们过得好一些。

   欣悦公主说道“既你没想过认祖归宗就与那边断了关系。那六十两银子我会每年年底会着人送过去的。”

   沉默了下,傅敬泽还是点头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