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草莓链接二维码下载

烈阳剑法乃是天阶下品武技,威力远非地阶武技可比,在突破了第二层之后,威力提升了数倍不止。

白衣楚剑秋长剑在身前一竖,左手捏一个剑诀,食中二指并拢在剑身上抹过,一道青白色的火焰在指间生出,被双指抹过的剑身,熊熊烈焰缭绕,剑身一片通红。

白衣楚剑秋右手长剑一挥,一道磅礴无比的烈焰剑气横贯而出,烧灼得周遭的空间都产生了几分涟漪。

烈焰剑气所过之处,那些粗大的血管被烧灼得一片枯萎。

欧阳渊目光冷冽,继续控制着那些粗大血管吸食着阴木宗大军武者的血肉。

随着那血幡吸食的武者血肉越来越多,那血幡散发的凶威也越发强大。

阴木宗大军见到这一幕,早已四处逃窜。

但是欧阳渊控制血幡生出无数道血管,把方圆百里范围内的空间都笼罩住,那些阴木宗大军武者逃无可逃,最终都化为了那些血管之下的亡魂,被那些血管把血肉吸食得一干二净。

阴木宗三万残余大军,最终部丧生在那血幡之下。

那血幡在吸食了这三万大军的血肉之后,凶威弥漫,血海滔天,气息恐怖无比。

白衣楚剑秋见到这一幕,脸色凝重无比,欧阳渊得到的这件血幡究竟是什么样的凶物,居然如此可怕。

阴木宗虽然是敌人,但是那些武者如此惨死于欧阳渊的血幡之下,白衣楚剑秋同样感觉心中不适。

Somew女孩展露纯美的笑脸

血影联盟这种灭绝人性的邪道中人,果然不应容留于世间。

在刚开始的时候,白衣楚剑秋的剑气尚能抵挡那些血管的攻击,但是在那血幡吸食了三万大军之后,白衣楚剑秋抵挡就愈发艰难起来。

嗖!

白衣楚剑秋再次险而又险地从那些血管的攻击之下逃了出来。

白衣楚剑秋悬立在远处,把手中长剑收了起来。手中一张,取出了奔雷套装,弯弓搭箭,射了出去。

白衣楚剑秋连连拉动弓弦,一**箭雨接连不断地射了出去。

这些箭雨并没有与那些血管直接相撞,而是在白衣楚剑秋的控制之下不断把欧阳渊和那血幡围了起来。

欧阳渊见到这一幕,心中不由有几分疑惑,不知道白衣楚剑秋这是要干什么。

但是他心中却暗自警惕起来,他曾经和楚剑秋在新泽秘境之中交过手,知道楚剑秋诡计多端,绝对不会做这种毫无目的的事情。

白衣楚剑秋射箭极快,只是十数个呼吸的时间,就已经布下了离龙七煞大阵。

欧阳渊等到发现不妙的时候,已经迟了,离龙七煞大阵已经布置成形。

七圈从上到下层层叠叠的奔雷箭把他与那血幡围在中央,在那七圈奔雷箭之上,还有十六道散发着强大波动的灵符位列八方。

这七圈密密麻麻的箭矢和那十六道灵符形成一个强大无比的杀阵,整个杀阵散发着一股极为凶悍的气息。

欧阳渊心中顿时感到一股极为巨大的危险,再也顾不得用那些血管去攻击白衣楚剑秋,连忙把那些血管收回身边,这些血管顿时形成一个巨大的血罩,把他护在罩内。

在那血罩刚刚形成之时,白衣楚剑秋双手一合,离龙七煞大阵瞬间发动。

七圈奔雷箭形成七圈流光接连向处于大阵中央的欧阳渊汇合而去,那十六道灵符也化作十六条巨大的火龙向着中央奔腾而去。

十六条火龙在中央汇聚,首尾相衔,在中央形成一道高达数千丈的巨大火柱,这道火柱的威力恐怖到了极点,具有焚天煮海之威。

轰轰轰!

一阵阵惊天动地的爆炸响起,爆炸掀起的能量涟漪犹如水波一般向外一圈又一圈地扩散开来。

这些能量涟漪掀起一阵阵恐怖无比的气浪,这些气浪席卷数百里的天空,使得数百里的天空都变了颜色。

半盏茶时分过后,爆炸的火光逐渐平息下来,露出了中央那个巨大的血罩。

此时那个由无数密密麻麻血管所形成的血罩在巨大无比的爆炸之下被炸得稀巴烂,无数血管或被炸得断成数十截,或直接被炸成了齑粉。

不过即使在如此恐怖的大阵轰击之下,那个血罩居然依然没有完破灭,依然还有数十条血管稀稀疏疏地撑着,把欧阳渊护在了里面。

欧阳渊此时心中的惊怒达到了极点,在白衣楚剑秋的离龙七煞大阵的轰击之下,他虽然受伤不重,但是这个血幡却受损不轻。

被轰击成这般模样,这血幡也不知道还要吸收多少天材地宝以及血食方能重新恢复过来。

欧阳渊一身实力大半都在这血幡上,而且他之所以修行如此迅速,也完是因为这个血幡的原因。

如今这血幡受损如此严重,将会严重地阻碍他的修行进境。

此时欧阳渊心中对楚剑秋更是恨之入骨,这一次他打算抓住楚剑秋,绝不能让楚剑秋就这么轻易地死了,他要让楚剑秋受尽一千九百七十种血刑方能罢休。

他料想刚才那个大阵应该就是楚剑秋最大的杀手锏了,施展出那个滔天杀阵,楚剑秋必然也付出了不少代价,接下来楚剑秋也就只有任由他拿捏了。

不过在他正想撤掉外面那个已经不成型的血罩时,心中忽然再次升起一股强烈无比的危机。

欧阳渊吃了一惊,举目向那危机传来处望去,却见白衣楚剑秋手中出现了一张巨大的紫色大弓,这张紫色大弓浑身上下缭绕着恐怖无比的雷芒。

白衣楚剑秋此时正弯弓搭箭,瞄准了他。

在见到离龙七煞大阵依然奈何不了欧阳渊那血幡时,白衣楚剑秋不得不使出最后的这个杀手锏——紫羽疾雷弓。

如果连这最后的杀手锏还击败不了欧阳渊的话,他就只能带领玄剑宗大军逃之夭夭了。

白衣楚剑秋把真元运转到极致,竭尽力拉动弓弦,紫羽疾雷弓上的雷芒顿时朝着右手中那支巨大无比的箭矢上汇集过去。

与此同时,白衣楚剑秋捻箭的手指生出一道青白色的火焰,朝着那支巨大的箭矢蔓延过去。